狗万体育互动_狗万app风险_狗万追杀
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爱是不自私

  阳光透过银杏树叶的缝隙星星点点地洒落下来。树丫上的银杏叶随着风吹的方向,胡乱地摇摆不停。
  尚宇跟政浩还有英智一起坐在长椅上,无所事事地望着操场的方向。班上的同学们正在踢足球。只要说到足球,连在睡梦中也会立刻跳起来的英智,今天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,频频注意着尚宇的脸色。
  “真的好烦哟!”尚宇说完便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。
  旁边的政浩笑着转过头来看着尚宇说道:“你刚才打架的时候蛮厉害的嘛!明雄那小子,听说是跆拳道二段,今天他可是形象全毁啦!”
  尚宇本来想说什么的,但还是决定不说了。虽然他狠狠地扁了一顿老爱缠着小如的明雄那家伙,可是心情还是不怎么好。
  政浩自顾自地继续说下去:“小如她真的也很奇怪呀!人家好心帮她,她好歹也该说一声谢谢,干吗要对你发脾气啊?女生实在是很难伺候!”
  事实上,尚宇就是在气这件事。
  尚宇跟明雄打架不过是刚才发生的事,但其实从早上开始,尚宇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。明雄从早上自习开始,就一直不停地围着小如打转。如果有人说导火线是因为小如穿了一条漂亮的裙子来上学,一点也不为过。
  “哇,洪小如,你今天真的好像电影明星哟!”一见小如走进教室,眼尖的明雄就开口说了一句。那句话究竟是称赞还是嘲讽,没有人知道。可是每到休息时间,他就挨到小如的旁边闹个不停地说:“怎么穿成这样,你又不是什么大明星!你怎么不到电视台去,跑来学校做什么啊?”
  小如则不甘示弱地顶回去:“不干你的事,我是穿裙子还是穿裤子不用你管!”可是明雄还是不停地闹她。
  “我是因为觉得欺负小如很有趣才来上学的!”明雄总爱这么说。这句话隐隐透露出一种自我夸耀的傲慢心态。换句话说,明雄总觉得自己是跆拳道黑带二段,所以才有资格讲这种话。
  尚宇老觉得这样的明雄让人看了很不顺眼。
  打架事件发生在这天的午餐时间。小如在教室后面的树藤边跟其他的女孩子一起玩耍,明雄突然走了过来,不怀好意地扯了扯小如的衣服。
  “你快点走开!再这样的话,我就去告诉老师哟!”
  “要告你就去告啊!我才不怕咧!我看你长得真像可爱的小狐狸……”当明雄的话说到这里,说时迟那时快,小如把手里的牛奶盒朝明雄的脸扔了过去。牛奶盒不偏不倚地打中明雄的额头,然后掉到地上全都洒了出来。被突发状况惊吓到的明雄,立刻气愤地抓住了小如的衣领。
  “臭女生!你居然敢向我丢牛奶盒!”
  明雄一副就要甩小如一记耳光的样子,尚宇正好在这个时间点出现,把明雄抓着小如衣领的手推开。
  尚宇一开始并没有想要打架的意思,只是看到明雄做得太过分了,想过来劝阻一下而已。可是被推开手臂的明雄冷不防地用头撞向尚宇,害尚宇抱着肚子向后倒退了好几步。
  刹那间受到攻击的尚宇,立刻也采取进攻的姿势,当场飞身挥了一拳。拳头正中明雄的下巴,明雄被这一记打得整个人直接摔到地上。尚宇接着压在明雄的肚子上,又狠狠地补了几拳。大概是觉得尚宇有点过分了,政浩和英智急忙跑过来把两人拉开,然后这场好戏便不了了之。
  这时,小如气得朝尚宇大声斥责:“谁要你这么多管闲事啊?你跟明雄一样,两个都是坏家伙!”
  听见小如的这番话,尚宇气愤地大声回了一句:“都是你爱招蜂引蝶,才会发生这件事的!”
  “你说什么?”小如一个箭步跑过来,用手掌大力地拍了一下尚宇的胸口,“说话小心点!下次你再这样随便乱骂人试试看!”
  小如原本还想讲更无礼的话,不过还是很克制地把话吞下去。但她似乎还是很气不过的样子,气呼呼地站了一会儿,然后快速地转身往教室跑去。
  尚宇用手揉了一下被小如用力拍过的胸口,其实,并不是因为痛。
  
  尚宇坐在长椅上,静静地望着秋季的天空。形状像巨大红豆饼的一朵白云,飘啊飘地飘进尚宇的视野。
  “哼,感觉真差劲!”
  听到尚宇不高兴地碎碎念,政浩露出不解的表情:“你怎么了啊?刚才你不是已经让明雄那家伙出洋相了吗?”
  “没什么,只是感觉怪怪的。”
  这回政浩转向英智问道:“为什么你的表情也看起来怪怪的啊?啊,你跟明雄在同一个道馆上课对不对?你是不是担心下次去上课会被明雄打?”
  “才不是!”英智大惊失色地大叫。坦白说,英智因为还没有升到跆拳道黑带,所以每天要在道馆跟明雄一起上课,他的确是有很大的压力。
  这时,午餐时间结束的钟声响起。尚宇一边意兴阑珊地往教室方向走着,一边对政浩跟英智说:“今天心情这么差,干脆等一下我们一起去不倒翁小吃店,我请客。”
  不倒翁小吃店就在学校旁边。
  “太棒了,OK的啦!”政浩啪地弹了一下手指,大声地附和。英智倒是没有表达任何的意见,默默地跟在尚宇后面。
  横穿操场的时候,尚宇隐约感受到某个人的目光,就在另一头的教务处附近,香木树下有人往尚宇这边看过来。
  “ 喂,老人家!”政浩朝那个孩子大喊。
  那是俊宪。“老人家”是俊宪的绰号,不只是因为他说话慢条斯理,而且他处事周全,加上个性沉稳,到现在为止从来不曾发过脾气,于是大家都这么叫他。根据小道消息,他好像是有钱人家的独生子。
  和俊宪短暂的四目交会后,尚宇下意识地把头转向别的方向。像个小大人似的沉稳老练,成绩一向都是班上第一名的俊宪,不知为什么就是让人觉得有点不顺眼。
  
  尚宇和政浩、英智,放学后迫不及待地离开学校。像是刚从监狱逃出来似的,三人争先恐后地拼命往前跑。学校前面的大马路上,碎碎念大叔正在认真地指挥交通。
  “ 喂,碎碎念大叔在那里!要不要捉弄他一下?”英智原本为了尚宇和明雄的打架事件而闷闷不乐,一放学却突然变得生龙活虎了起来。
  尚宇都还来不及反应,大呼小叫的英智和政浩已经跑得老远了。
  “碎碎念大叔,你好吗?”“你的头发是怎么回事啊?都打结了……你以后要把头发梳整齐,才可以出门哟!”英智和政浩两人轮流大喊。
  碎碎念大叔是年过四十的长辈。按理说,对长辈不可以这么没有礼貌,但是大叔却完全不放在心上,笑呵呵地不以为意。
  “嘻,你们好,小心车子啊!车子是很可怕的。只要‘咚’地一下,人就完蛋了。小心一点比较好哟!嘻嘻。”碎碎念大叔站在狭窄的马路中央,慢条斯理地说着。即使嘴上不停地碎碎念着,他仍然不忘注意马路上的行人和车辆,继续忙着指挥交通。看见行驶过快的车辆,他就拦下来请司机减慢速度;见到老人在过马路,他又飞快地跑过去帮忙。
  不知道是谁送给他的制服,他穿在身上彷佛正牌交通警察似的,倒真像那么一回事,甚至连正规警察佩戴的“学童交通指挥”绶带也有。他胸前总是挂着哨子,头上还戴了一顶帽子。
  大叔每天都是从学生们上学的清晨起,一直到太阳下山,努力认真地在校门口的马路上指挥交通。没有任何人要求,他却十年如一日,每天都做这份工作。
  又据小道消息说,大叔的母亲就是在这条马路上出车祸而过世的。
  自那时起,大叔便到马路上自愿当起交通警察。刚开始大家都劝阻他,认为一个精神不太正常的人指挥交通是很危险的事情。不过,现在已经没有人再阻止他做这件事情了,反倒是小区所有的人都很感谢他。这附近再也不曾发生过交通事故,他出色的表现远远超过大家的想象。
  经常往来这条路的司机都认识碎碎念大叔。校门口通常学生很多,所以这一路段是比较危险的路段,多亏托大叔的福,现在人们不论开车或走路都变得很安全,所以许多司机还会送他面包或是饮料,并说声“你辛苦啦”之类的话。
  大叔之所以会被人们取了个“碎碎念”的绰号,是因为他不做交通指挥的时候,总是不停地喃喃自语,大概都是些和母亲有关的内容,例如“我喜欢妈妈。我要跟妈妈在一起。我喜欢吃妈妈做的小蛋糕。我喜欢妈妈。我跟妈妈到山上去采野菜哟!妈妈采了一篮,我也有一篮。我的妈妈很善良。妈妈说我很乖。妈妈,我最喜欢你了。”大家发现他大部分的时候都在重复诸如此类的话,于是有人开始叫他“碎碎念”,渐渐地“碎碎念”就变成了他的绰号。
  任由政浩和英智怎么样捉弄他,碎碎念大叔只是笑呵呵地挥一挥手,然后继续专注地指挥交通。或许是因为做久了,大叔指挥的架势十足,他一边吹哨子一边摆动手势使车辆停下或前进,领着行人安全过马路等等,样子像极了真的交通警察。
  见到大叔不理不睬,一门心思放在指挥交通上,政浩和英智恶作剧的兴致马上消失作罢。
  “我们走吧!”尚宇跟政浩、英智一起走进便利商店后面的巷子,远远地就看见不倒翁小吃店的招牌。
  吃完辣炒年糕、鱼丸、天妇罗等美食之后,大饱口福的尚宇、政浩和英智,先是在小区的游乐场玩了一会儿,然后三个人都没有到补习班报到,而是直奔他们的“秘密基地”,尚宇的妈妈虽然打过电话,但是尚宇故意不接听,只回传了一条短信,说是自己会去上英文补习班。英智没有去跆拳道馆上课,政浩也没有到数学补习班去上课。英智是因为尚宇跟明雄打架才没有去道馆,政浩则是因为爸爸和妈妈都在公司上班,没有人管他,所以偶尔会逃学。
  位于莫丹山山脚下的秘密基地十分酷。它在别人眼里根本是流浪汉的洞窟,但是在尚宇和政浩、英智看来,那是个很温馨的窝。
  那是在像洞穴一样凹进去的山脚下,用几块板子搭建起来的空间,乍看之下像是被人丢掉的废弃物,并不醒目。不过,蜷缩着身体坐在里头十分舒适,尤其在下雨天,躲在里面更有一种温馨的感觉。
  一进到秘密基地里面坐定,政浩便问尚宇:“你妈妈还在生病吗?”
  “嗯,还是老样子。你以后不要问这种事啦!”尚宇看起来有点生气的样子,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。他很讨厌别人问起自己家里的事情,这是从几个月前爸爸过世之后便出现的习惯。
  “对不起。以后我不会再问了。”
  “你倒是不需要跟我道歉啦……”尚宇一边没好气地回答道,一边用棍子在地上沙沙沙地涂鸦。棍子每一次划过的地方就出现清晰的线条,勾勒出具体的形态,那是一个女孩子的清秀脸庞。画出完整的一张脸后,尚宇面无表情地看了半晌,迅速用脚把画给擦掉,然后又重新开始画。
  重新画好的仍然是女孩子的脸庞。
  “哇,好漂亮!是谁啊?你的女朋友吗?”政浩窃笑着说道。
  尚宇故意装做没听见,又用脚把涂鸦全部搅在一起,接着又画起新的画。见到尚宇不说话,继续安静地画画,政浩和英智也各自找来一根棍子。他们各自在地上画了一张女孩子的脸,然后互相窃笑着争辩自己画得比较漂亮。尚宇转头看看正在嬉闹的政浩跟英智,露出不置可否的微笑。
  自从爸爸过世之后,尚宇变了很多,除了对学校的学习顿失兴趣之外,连喜欢的计算机游戏也不再玩了,拳击和足球完全停摆,钢琴课也不再上了,并且动不动就翘掉补习班的课,甚至有时很晚才回家,连带死党政浩和英智也都跟着常常逃学。
  尚宇原本是懂事的孩子。政浩和英智也不是坏孩子,虽然他们喜欢捉弄别人,但是并不会去做卑鄙或可耻的坏事,学习方面也表现优异。可是自从尚宇的父亲过世后,政浩跟英智知道尚宇过得很辛苦,于是经常陪伴在尚宇的身边,就像现在这样,一起围坐在秘密基地里打发时间。在政浩跟英智的心中,这就是一份友谊的表现。
  尚宇对这样的两个朋友心里充满感谢。老实说,像这样一再做出出格的事,并不是尚宇所愿意的。但是,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,尚宇实在不知道该怎么疏导自己,只能任由自己心烦气躁。他常常很想发脾气,凡事都提不起劲。